大智慧logo

邹承慧谢幕!担保破100亿,超过净资产!爱康科技被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2020-01-15 20:23:12来源:国际能源网

  1月14日,国际能源网记者获悉,爱康集团原法人代表邹承慧被替换为刘启桂。业内人员猜测,这或许与爱康此前担保的债务出现问题有关。爱康担保的债务已经超过公司净资产的173.29%,并且因担保债务爆雷受到牵连,对公司业绩将产生持续不良影响。

   爱康科技 旗下某光伏电站项目1月11日,爱康科技再次发布公告对赣州慧谷提供担保。公告显示:“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为赣州慧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州慧谷”)总额度不超过 4,000 万元人民币的贷款提供担保。截止到公告披露日实际担保余额为 3,770 万元。公司拟继续为其在4,000 万元额度基础上追加5,100万元的贷款担保额度,担保期限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至此,国际能源网(inencom)记者了解到,爱康科技累计经审议的对外担保额度 101.6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约为 173.29%。也就是说如果这些担保发生问题,将给爱康科技带来巨大的财务风险。

  担保债务爆雷

  爱康科技为国内知名新能源上市公司,其实际控制人是邹承慧。国际能源网记者发现,爱康最新担保的赣州慧谷的法人代表名叫“邹飞”,邹飞与邹承慧很有可能存在亲缘关系。此次担保从最初的4000万又追加了5100万,除了亲情,很难让人相信之前已经因担保受到过牵连的爱康科技还敢再为其他企业担保。2019年12月31日,爱康科技发布公告称,获悉公司控股股东爱康集团所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5.16%的股份因担保纠纷,被法院司法冻结,冻结的开始时间为2019年12月12日及17日。2020年1月3日,爱康科技再发补充更正公告表示,由于一笔2019年12月23日的新增冻结,爱康集团的被冻结股份比例上升至占其全部持股的78.76%、占公司总股本的11.84%,还有占公司总股本5.16%的股份被轮候冻结。国际能源网(inencom)记者了解到,股份被司法机关冻结的原因为爱康集团为江苏海达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达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江阴科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下称“科玛金属”)及江阴东华铝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华铝材”)的融资提供了担保。而这些担保出现了债务逾期的问题。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海达集团在去年11月涉诉案件已有6起,此外还有两起被执行案件。

  债务人海达集团目前生产经营已受严重影响,部分贷款出现欠息,相关债务逾期。爱康集团作为担保人之一,因此需要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江南金租、信达资产把对爱康集团持有上市公司的部分股票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

  联合信用评级机构日前发布公告显示,关注到爱康科技及其控股股东爱康集团对海达集团及其子公司提供的融资担保规模较大,由于海达集团及其子公司生产经营已受严重影响,使得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或将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并进而对公司经营稳定性产生影响,决定将爱康科技列入信用等级观察名单。

  邹承慧欠的“人情债”

  爱康科技以及其控股公司爱康集团之所以因为给海达集团担保而让自己受到牵连是有深层原因。这其中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爱康集团原董事长邹承慧与海达集团的渊源。

  爱康集团创始人邹承慧1997年,邹承慧从湖南大学经济信息管理系毕业,根据当时对大学毕业生的分配政策,他顺理成章地进入中国 农业银行 江阴支行信贷科工作。可以说邹承慧当时捧上了“金饭碗”。但邹承慧并不觉得在这样论资排辈的金融机构自己的一腔抱负可以顺利施展,于是他跳槽去了海达集团并主动向领导请缨,负责代表海达从零探索当时刚刚兴起的B2B业务。第二年,邹承慧便坐上了海达国际贸易部总经理的职位。海达集团对于邹承慧来说是“老东家”,不仅如此,在邹承慧的爱康科技上市后,光伏产业变遭遇了2012年来自欧洲的“双反”危机,当时有很多光伏企业没有熬过那个行业寒冬,而海达集团恰到好处地在2012年为爱康科技在 交通银行 江阴华士支行的一笔6000万元贷款提供了全额担保。2013年,海达集团再次给爱康科技在交通银行江阴华氏支行的6800万元贷款和在交通银行无锡分行的6000万元贷款提供了担保。爱康科技也正是凭借几次贷款在资金上得到了缓冲,度过了危机。

  根据爱康科技的财报显示,2012年该公司归属净利润亏损5604万,扣非净利润亏损8845万,2013年业绩略有好转,归属净利润只有845万,扣非净利润依然亏损422万。这两年是爱康科技上市之后业绩遭遇“滑铁卢”的两年。这两年爱康科技的流动负债也出现暴涨,从2011年的9.745亿增加到2012年的17.8亿,2013年流动负债继续增加至24.83亿。公司的净现金流更是从2011年的6.974亿暴跌到2012年的-5.391亿。随后的2014年至今,爱康的业绩逐步恢复,2014年至2018年公司营收从2013年的19.3亿分别增加到30亿、42.6亿、39亿、48.6亿和48.4亿,归属净利润也从2014年开始显著提高,2014年至2018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分别为9202万、1.22亿、1.41亿、1.13亿和1.25亿。由此可见,海达集团是在爱康科技遭遇危难的时候施以援手,无论是邹承慧还是爱康科技对海达集团都亏欠了一份情谊。当爱康科技业务出现好转之时回报一下海达集团,在海达集团需要贷款担保时果断担起责任,无可厚非。

  超越能力的担保对于爱康科技来说,小范围担保可能问题不大,但是如果超越公司的承受能力,那就容易引火烧身。爱康科技报恩心切,似乎已经忘记了信用风险。国际能源网(inencom)记者发现,爱康科技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为海达集团控股的公司提供过担保。2014年12月,爱康科技为江阴东华铝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华铝材”)向商业银行申请总额度不超过4100万元人民币的贷款提供担保,担保期限为一年。2015年,爱康科技又为海达集团旗下另一子公司--江阴科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下称“科玛金属”)向金融机构申请总额度不超过7000万元人民币的流动资金贷款提供担保,担保期限不超过一年(含一年)。2016年和2017年,爱康科技均公告称继续为东华铝材和科玛金属提供担保。截至目前,爱康科技对东华铝材担保余额2.41 亿元、科玛金属担保余额7000 万元,海达集团为上述担保提供了反担保。若这两家公司未能到期还款,爱康科技也将对上述负债提供担保,而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爱康科技尽管已经度过了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年的业绩低迷期,但其本身的财务状况也并不是可以到“有钱任性”的程度。2019年,该公司计划上马1GW高效异质结(HJT)光伏电池及组件项目,需要筹资大约12.39亿元,此外还需补充流动资金大约缺口有3.5亿元,而从该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报数据看,其归属净利润只有5588万,甚至连所需资金的零头都不够,不仅如此公司的流动负债也高达49.02亿,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也有16.2亿,净现金流却是-7919万,公司的筹资净现金流为-3.612亿,对比2018年9月同期融资净现金流9.814亿,可见其融资能力已经大不如前。

  从爱康科技的业务盈利情况看,依然是以光伏组件销售为主,而由于受到2018年“5.31政策”的影响,国内光伏组件销售整体行情并不好,爱康科技也不得不向海外拓展业务,2019年,爱康科技斥资17.8亿收购了宁波宜则100%的股权,2018年归属净利润只有1.25亿的爱康科技拿出17.8亿巨资收购一家业绩不稳定的宁波宜则主要是看重了宁波宜则在越南、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的市场优势。这笔巨资也让爱康科技背负了不少财务压力,以目前爱康科技的财务状况看,公司再经不起类似海达集团的担保债务爆雷的影响力。因为此事之后,爱康科技的股价持续低迷,截至2020年1月15日上午收盘,爱康科技股价只有1.64元,而当年该公司股票发行价是每股16元,不到10年的时间股价缩水10倍,净资产收益率从2011年上市时的25.18%跌至2018年的2.17%,上市9年后的爱康科技远不及当年的风光。对于担保债务出现问题,爱康集团也在积极运作,寻求相关政府金融工作部门的帮助,以协调海达集团的相关到期银行借款的续展事宜,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处置资产等方式全力筹措偿债资金。不过从公司持续低迷的股价看,想要恢复到刚上市时的风光,爱康科技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