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logo

莆田商人控股莎普爱思:套现新视界的路径,会复制到该公司吗?

2020-01-15 20:28:21来源:南方都市报

  一出资本操作,不但让“滴眼液神药”生产公司 莎普爱思 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也让受让方,来自福建莆田林春光家族的资本套现路径再度受到关注。

  南都药企发展与合规研究中心记者日前了解到,日前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莎普爱思二股东,下称上海养和)受让莎普爱思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占有的7.24%股份,将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与此同时,上海养和背后的林春光家族,将其持有上海新视界眼科转让给上市公司 光正集团 ,若交易完成或成功套现7.41亿元。

  两年的资本运作中,林春光家族一手“卖出”眼科医院套现,一手“买入”莎普爱思,如果运作顺利,林春光家族在此轮运作中合计获得资产(包括股权和现金)合计16.39亿。

  南都记者发现,林春光家族参股和转让资产给光正集团后,确实对该公司业绩和股价带来提振。而对于因“眼科神药”风波导致品牌受损的莎普爱思,目前业绩提振效应不明显。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未来莎普爱思业绩获得提振的可能性较低,不排除会利用该公司业绩提振后继续进行套现。

  2018年资本市场“首秀”,套现4.2亿并参股两家上市公司

  据南都记者了解,在2018年启动减持计划后,莎普爱思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就逐步从该公司“套现”抽身,接盘方均为上海养和。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及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养和成立于2015年6月,出资人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南都记者还发现,这对兄弟的父亲为福建莆田商人林春光。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林春光是上海养和原始股东之一(2015年9月退出)。目前其被业界熟知的身份,系上市公司光正集团副董事长,上海新视界眼科49%(联同关联方)股权的持有人。

  通过现有信息,南都记者梳理林春光家族家族的资本运作脉络,发现2018年3月2日开始,林春光及其家族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崭露头角。当年3月2日,林春光作价近1.6亿元,受让光正集团股东光正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5%(2019年稀释至4.88%)股份,同时成为光正集团副董事长。

  同年年6月,光正集团作价6亿元人民币(银行贷款),收购林春光实控下的新视界眼科51%的股权,在此次交易后,林春光及其三家联同关联方(均为林春光控股企业)在当时就获得4.2亿元(剩余1.8亿元在新视界眼科完成2018、2019和2020承诺净利润或以上后支付)现金。

  完成资本市场“首秀”后,手握4.2亿现金的林春光家族,在2018年开始寻找其他的壳资源。其中总股本为2.31亿、曾被指“忽悠式重组”的 鞍重股份 进入林春光“视野”。2018年9月19日晚间,该公司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拟将16.7347%股份转让给林春光或其控制的关联方,同时委托部分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如果交易完成,林春光将变成鞍重股份实际控制人。据南都记者统计,当期鞍重股份总市值约合14.50亿左右。

  不过,后经鞍重股份自查,转让方案与实控人前期承诺不符,方案终止并推进新的转让方案。这也使得林春光获得鞍重股份控制权未果。

  随后,林春光家族“盯”上了莎普爱思。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2018年12月24日,林春光家族旗下的上海养和“毫无征兆”地以8.33元/股(溢价20%),约合2.6亿元,从莎普爱思创始人陈德康手中受让了9.66%股份,“跃升”成为莎普爱思控股5%以上的第二大股东。

  在莎普爱思第一次转让股份给林春光家族前,因“滴眼液神药”风波影响,莎普爱思股价及市值相较2017年同期几乎“腰斩”。在林春光家族入股前,该公司股价在2018年12月24日收盘时为6.94元,总股本为3.23亿,当时的总市值为22.42亿。与接盘新视界眼科前的光正集团规模相近——2017年12月12日发起重组计划时,光正集团总市值约合29.62亿。

  一手“拿下”莎普爱思,一手“卖掉”眼科医院

  当然,在资本市场上“尝到甜头”的林春光家族,并未停止其资本运作的“步伐”。

  2020年1月8日,上海养和与陈德康签署《股份转让意向协议》,其中陈德康拟将其持有的公司7.24%股权转让给上海养和,并放弃公司剩余21.73%之上的表决权。如果交易顺利完成,这也意味着,林春光家族将成为莎普爱思的实际控制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南都记者表示,从“二股东”上海养和“上位”的情况来看,它是属于大股东离场后成为第一大股东。从林春光家族拿下莎普爱思的动作来看,“可能这个家族(林春光家族)在眼科行业有更多积累,拿下后觉得有更多空间”。沈萌也表示,在这个时间点拿到上市公司控制权,能否把其过往眼科医院运营积累下的资源注入现在较难判断。

  那么,莎普爱思实际控制人转变后,该公司现有业务是否受到调整?而交易具体金额又是如何?对此南都记者向莎普爱思方面致电和发送采访提纲。对方表示一切以目前我们无法作更多披露。“若有后续进展,将及时披露”。而就养和投资方面,南都记者多次拨打其在天眼查中留下的电话,但截止发稿前暂未有人接听和置评。

  业界认为,在莎普爱思实控人变更后,林春光家族或以“眼科医院”+“眼科药物”形式布局相关领域。然而,一则几乎在同期发布的收购却“否认”了业界猜想的布局。

  今年1月5日晚间,光正集团发布公告,将以现金形式收购上海新视界49%股权,将其变为全资子公司,交易金额为7.41亿元。在本次交易中,光正集团拟支付首期资金后,依照《业绩补偿协议约定》根据新视界眼科2019年和2020年净利润差异情况支付后续资金。不过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本次交易引来深交所问询,要求公司就新视界眼科估值变化、运营情况、业绩承诺等方面做出进一步说明。对此,1月14日南都记者就上述交易等问题向光正集团证券办致电采访,对方表示针对深交所问询“事后将发布公告解答”。

  据南都记者以1月15日收盘价进行统计,林春光家族通过2018年至今一系列资本操作,分别成功获得光正集团4.88%股份和并有望“拿下”莎普爱思,两家上市公司为该家族带来5.55亿元资产。而在手握的现金上,即使在第一次入股莎普爱思支付了2.6亿元,但手上仍握有2.2亿元现金。

  当然,如果全额获得光正集团支付新视界眼科全部资金,以及完全获得莎普爱思控制权,林春光家族在这一系列资本操作中的总资产(控股资产+现金),有望达到16.39亿元。

  参股后给上市公司带来改变了吗?

  光正集团亏损收寨股价翻翻,莎普爱思未见改变

  从上述林春光家族的资本路径来看,成功套现系最主要的特征,而对于交易另一方光正集团以及莎普爱思来看,林春光家族的资本操作为这两家公司贡献如何?对此,南都记者发现,光正集团在2018年控股新视界眼科后,确实为一笔“双赢”的买卖。

  2018年末,光正集团扣非净利润增83.59%(-7949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光正集团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增76.11%(-317万元)。而在2017年末,该公司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329万元,仅比前一报告期增5.54%。对于光正集团而言,新视界眼科确实是该公司贡献利润的“大头”。2018年,新视界眼科当年净利润达1.16亿元。因此,在当年光正集团收购51%新视界眼科时股权就表示,将由能源产业转型向大健康产业。

  不过在2019年1至7月,新视界眼科5276万元,相较当初协定的承诺业绩1.32亿元的40%。但这并未降低光正集团的转型“热情”。在今年光正集团拟将新视界眼科49%股权注入上市公司后,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永麟认为,本次重组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同样在今年1月20日的一次公开活动中,以新视界眼科创始人头衔出席的林春光,还对新视界眼科提出了“民营医院3.0”的战略布局。

  另外在二级市场上,收购新视界眼科亦对光正集团股价带来提振,从2017年12月12日谋划收购新视界眼科截止至今年1月15日,光正集团两年多的股价从当时5.74元涨至11.16亿元,总市值从29.61亿增长至57.56亿元。

  而在那厢,2018年成为莎普爱思二股东后,不论是对公司业绩贡献非常有限。

  南都记者了解到,自2017年莎普爱思滴眼液被质疑后,2018年莎普爱思业绩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年报数据显示,公司亏损1.26亿元,净利同比减少186.42%。

  同年年末,林春光家族旗下的上海养和成为该公司二股东后,莎普爱思在2019年业绩仍然持续下滑。截止2019年前三季度,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扣非后)相较前年同期分别下滑29.75%和70.07%。南都记者还发现,其滴眼液业务的利润总额同比减少49.57%。

  另外就股价方面,林春光家族在参股后还是带来一定提振。2018年12月24日成为莎普爱思二股东后截止今年1月15日,股价从6.94元上涨至8.85元,总市值从22.42亿上升至28.55亿。

  南都记者亦从莎普爱思相关公告、公司网站等查询了解到,林春光家族成员和上海养和,几乎未对莎普爱思未来发展作出相关布局和动作,亦未以莎普爱思股东等身份出席该公司相关活动。

  另外,南都记者据choice数据中发现,目前上海养和投资累计质押2180万股莎普爱思股份,质押率高达69.97%。

  剥离眼科资产,套现路径能在莎普爱思上“复制”吗?

  南都记者从林春光家族的资本动作来看,把旗下长期持有的医疗资产分步卖给上市公司获取资金,同时参股上市公司是其资本路径。因此业界也猜测,林氏家族对莎普爱思实现控股之后,是否会用如操作新视界眼科那样的方式进行套现获利?

  对此,南都记者对部分券商和医药界人士进行采访,但对方均表示目前情况“不好预判”。

  沈萌认为,上市后,莎普爱思本身问题较多,尤其眼药水风波后两年,莎普爱思本身没有更多资源支撑上市公司发展,因此该公司创始人在整体股市行情转好之后,“选择了一个相对较安全的时机抽身离场”。

  业界预判,在获得莎普爱思实际控制权后,林春光家族有可能会将旗下掌握的资产注入该上市公司,而其擅长的眼科有可能会是其首选。

  南都记者透过天眼查发现,除新视界眼科外,目前林春光家族旗控股18家公司(包括医院),其中与医疗相关的为3家综合性医院、3家妇产、儿童医院和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与眼科相关的医院资产为0。

  莎普爱思方面,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为2.64亿元,虽然大输液、头孢克肟及其他业务有增长,但是莎普爱思滴眼液仍然是该公司的主营业务(2019年上半年收入为1.17亿元)。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南都记者表示,从莎普爱思角度而言,其单靠眼药水一产品独大、未有眼科系列产品结构系公司最大的弊端,尤其在“滴眼液风波”后,不论是消费层面还是监管层面,品牌和产品已经丧失价值。

  当然,从2018年年底起,莎普爱思在品牌重塑方面亦有一定动作。例如在其滴眼液方面该公司声称开展大规模多中心研究;开展临床研究。另外从2018年起,该公司还在包括二三线城市等针对中老年群体开展公益活动,以求在舆论面上重塑品牌。

  广东某券商分析人士向南都记者称,从目前林春光家族现有资产和莎普爱思现有业务方向来看,在林春光套现眼科资产后,双方现有的契合度较低,“当然也不排除林氏家族入主后,会对莎普爱思未来方向作出调整”。

  “虽然莎普爱思本身品牌出现问题、业绩和股价低迷等,但莎普爱思仍然是优质的壳资源,未来林氏家族通过各种方式,对公司业绩和股价提振优化,同时更不排除运作一段时间后,转手抛售给有借壳上市需求的公司进行套现。当然,散户对于该个股仍需谨慎关注。”上述分析人士说。

软件下载